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其它  »  一个女交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一个女交警
我记的很清楚,那是一个仲夏的下午,我所处的这个城市里骄阳似火, 热的不行连路上的柏油都被烤的软软的样子, 而我的心情也糟透了因为前几天我因内急,上厕所时把车停在路边, 被交警当场拍照眼下我正在车管所的走廊里, 打听该去哪里接受处罚在别人的指点下,我来到一个窗口。 也许是天热的原因,窗口前空无一人,里面座着一个女交警, 虽然外面热的象蒸笼但看的出来,里面却是另一个世界, 在空调的作用下里面的温度一定很怡人。 那个女交警正在低头看报纸,我隔着玻璃简单的说明了来意, 她头都不抬的说了一句: "行车证、驾驶证" 并随手将推拉窗拉开了一个小缝我顺着小缝把证件递了进去, 他把行车证打开查照了电脑,又拿起驾驶证, 对照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应该说她长的还不错, 三十一二岁的样子丹凤眼、高鼻梁,从脖子看还算细皮嫩肉, 但我却无心赏花因为在她那丹凤眼里透出来的分明是不屑和漠视, 令我心生厌恶。 这时, 她终于开始完整的说话了: "根据道路交通管理条理(那时还不是交通法)和本市机动车管理有关规定, 你这种乱停乱放影响正常道路交通的违章行为应该处罚金200元并扣3分 你如果有异议可向上级车管部门申诉,我给你开张罚单, 如无异议你去门口工商银行交款后回来处理, 你有异议吗?"我心想,靠!我有异议?我敢吗!不够来回摺腾的。 嘴上赶忙说: "没异议",于是她拿出罚单准备填写,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先是漫不经心的看了看来电号码, 然后满脸堆笑的接听可刚听了两句话就笑不出来了, "好、好、好妈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回来",说完扣上电话, 转身就要走这时突然想起了我,又转过身来拿起我的证件扔还给我, 说"我家里有急事你明天在来吧。 "然后就拉上窗户匆匆走了。 我靠!我真是怒火中烧,但却敢怒不敢言,心想真是倒霉, 也只好明天再跑一趟了。 带着失望的心情刚走出几步远,突然她又从窗户了探出头来, 对我喊: "师傅你等等你是开车来的吗?"我说是啊, 他说: "你能不能送我回趟家我有急事?"我从本意上讲当然是不愿意了, 但一想也许可以就此跟她套套瓷,说不定可以让她放我一马呢, 不也是赚的吗?于是就装做愉快的样子满口答应了。 在路上她简单的给我讲事情的缘由,她的妈妈是个寡妇, 现在一个人住刚才突然水龙头坏了,家里正发大水呢, 而她的老公正在外地回不来她只好赶快回家修。 我心想真是个大傻帽,你个女人家回去有什么用!还不快打电话找维修工或朋友, 等到了地方再找人不晚了三秋了不过我也不提醒他, 反正我送到地方就走人要是她想起来再让我去接什么人, 那工夫可耽误大了因为她心情焦急,所以也不怎么说话, 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不过好在路不是太远,一会儿就到了。 可是她还没下车就反应过来了,"呀!我回来有什么用啊, 我又不会修"说完就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试探, 我靠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啊!没办法, 谁让我刚才不提醒她呢哎~~~,今儿真是倒霉透了, 嘴上连忙说: "要不我陪你上去看看?""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谢谢啊!"上楼一看嘿!太狼狈了,卫生间里一个龙头断了, 水哗哗的喷出来已经蔓延到整个房子,连楼梯上都是水了, 老太太见了我们像是看到了救星(其实也就是救星)一样 大唿小嚎的说了半天她女儿连忙的安慰她,见此情景我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顺手抓了个毛巾被把喷水的地方给包住水顺着毛巾被流进了下水道, 我的全身都淋透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有管钳、龙头和生料带吗?"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 我忙让她们帮忙捂着毛巾被自己冲下楼找了个五金店, 买足了东西又赶忙跑回来。 很快,故障排除了,娘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又帮她们收拾了一下卫生然后就准备告辞回家。 可是女交警却说什么也不让我走,"我自己的房子也在这个楼上, 你跟我回家去换换衣服把身上弄干在走"话里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口气, 我低头一看也确实够狼狈的也就不好说什么, 跟着她就回到了她的家。 进了她的家,一看就是一个富裕的家庭, 房屋装饰的还算有品位家里摆的、用的都是高档的东西, 跟她妈那儿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我正看着,她已经从卧室里拿出了一套睡衣, 对我说: "我老公的体型和你差不多你去浴室里冲一下换上吧, 你的湿衣服给我我帮你弄弄,看到她那警察特有的口气, 我也只好乖乖的就范了进了浴室脱了衣服,把湿衣服从门缝里递给她, 我自己则站在浴盆里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然后换上干净衣服。 出来时,我的衣服已经在她家的洗衣机里转了起来, 空调也开始发挥作用了见我出来,她忙说"你先座上自己看会儿电视吧, 我洗完请你出去吃饭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说: "没关系应该的,换谁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去洗吧也别出去破费了,就在家里做着吃吧, 我来做饭"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她边笑边说: "那好意思吗?"我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今天让警官也嚐嚐咱这平民百姓的手艺""你就别损我了, 你这人还真逗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就进了浴室。 我的父亲是个特级厨师,从小到大耳熏目染的, 厨艺当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不一会儿,就搞妥了4个色香味具佳的小菜, 还顺便煮了卤子面这时她也洗完澡拿出熨斗和熨衣板准备给我把衣服整干。 饭菜就位,我俩也就入席了,因为刚才的经历, 双方距离拉进了不少两人的谈话倒也自然了许多, 她说: "要不你喝点啤酒吧" 我说: "我哪敢啊, 你现在要我喝酒一会我走时你在抓我个酒后驾车的现行, 我可大了"她哈哈大笑的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了几听青啤放在我面前, 我说: "你不来一个?"她说"我不会喝酒, 你一人喝吧""那我喝个什么劲呀,我也不喝了", 她说: "你就喝吧"说完就打开了一听啤酒 我没办法也只有喝了。 我们边吃边聊,奇怪的是我们聊的特别投缘, 一点也没有陌生的感觉而她说起话来,也没有了警察所特有的那种令人讨厌带着优越和蔑视的口气, 聊天中我对她也有了一个大盖的了解她姓牟, 今年35岁结婚7年了,老公是个外企的高管,负责本地的生意, 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出差,但收入丰厚,两人现在感情不错, 但是婚后也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很平淡,在加上一直没生孩子, 所以比起一般家庭似乎也冷清了许多孩子不是不想要, 可就是生不出来两个人去查了,都没有问题, 医院去了不少药也吃了很多,可就是不管用, 虽然两人嘴上都说不着急可心里肯定是另一回事了。 我的酒量本来就不行,在加上又有点热的原因, 所以喝的急了点一听啤酒下肚已经有点晕了, 俗话说: 酒壮色胆 我看应是: 酒起色心, 刚才没感觉到什么现在倒开始注意她了,她冲完凉后在家里换了一身便装, 上身是一个白色的老头衫松松的大大的,身体在里面晃晃的感觉, 下面穿了一件运动短裤是李宁牌的,有点紧身纯棉的那种, 看来有年头了都洗的发白了,可是一看就知道穿起来很舒服, 虽然穿的很随意可比她那身死板的警服可让人舒服了许多, 她身高大约在160厘米左右身材是那种挺拔型的, 我怀疑她是不是当过兵啊她的皮肤可真白呀!而且非常的细腻, 可以看到的部分没有一点瑕疵让我联想到丝绸, 胸部看起来也不是太大但也绝不是平板,很挺的那种, 屁股翘翘的大腿圆圆的,膝盖往下,还泛着亮光, 她有个习惯动作就是经常用手往后拢一拢头发, 她做这个动作时整个腋下都坦露出来,哇!那里一根毛都没有, 我敢肯定那天生的因为那里同样是光滑滑的, 顺着往下看简直是白嫩的惊人,再往下看就被那讨厌的布衫给挡住了, 但视缐的受阻并不能阻挡我的想像我开始想入非非了, 当然在欣赏的同时我的嘴也没闲着我们开心的聊着, 突然她说"嗨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我陪你也喝点吧"说着也不管我的反应如何, 就自顾自的开了一听喝了起来。 坦率的讲,我们聊的真是很投机,从各自的工作到各自的家庭和朋友, 从航天飞机到水下生物从海湾战争到邻里纠纷, 从法律道德到网际相恋无所不聊最后我们聊到了两性上面, 她甚至告诉我她平均每月只与老公作爱两三次 那种受到冷落后的失落感觉明显的表露出来这时酒精已经让我的身体变的瘫软起来, 但仅有的一点意识告诉我现在是向她进攻的有利时机 此时她心灵空虚、身体躁热、情绪兴奋已经是摆在面前的一只任我宰割的羔羊了, 但我那不争气的JB也同样受到酒精的摧残变的无精打采, 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这时的她也喝高了,全然没有了淑女的风范, 说起话来前仰后合开心时花枝乱颤,伤心时也是欲哭无泪, 我们说起话来音调都比平时高了八度两人抢着说话, 虽然都是语无伦次但也都是被对方给逗的哈哈大笑, 直到后来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听到对方不停的笑声……醒来时是被自己的鼾声给吵醒的, 我还记的当时的姿势是四仰朝天的瘫坐在餐椅上 脖子担在椅子背上头向后下方耷拉着,那姿势太难受了, 醒后楞了半天也没回过神来转身去厨房水龙头上勐灌了一通凉水, 还顺便冲了冲头好让自己恢复一下理智渐渐的回忆了起来, 这才发现她也睡了是趴在餐桌上睡的,头发披散着, 一些发梢还浸在菜盘里我笑了笑,心想比我还狼狈, 于是过去想把她弄醒可她哼哼唧唧的就是不醒, 没办法我把她抱起来试图把她弄到床上去,可一出餐厅就感觉天旋地转、两腿发麻, 我虽然极力的想挺住可终究还是没有支撑住身体 两人又重重的摔在客厅厚厚的地毯上这一摔把她给摔的清醒了些, 她发现自己躺在地毯上而我还趴在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明显一震先是一惊,然后试图将我推开, 但手拔了一下就软绵绵的停了下来此时的我经过这一摔也完全清醒了, 我的第一反映是马上站起来但趴在她的身上, 我完全变的不由自主她娇小丰满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 胸部在我的脸前激烈的起伏着我看着她,她望着我, 从彼此的眼神中 我们心里都清楚: 有事情要发生了我慢慢的将嘴唇伸向她的嘴唇, 她迟疑了一下也将她的唇迎合过来,我们的唇轻轻的接触了一下, 又慢慢的分开一切都是那么温柔,彼此的眼睛都微微的闭着, 像是在回味当再次接触时,动作和唿吸都变的激烈起来, 我们的舌头缠绵的绞在一起都想把舌头伸到对方的最深处, 于是两个人频繁的变换着角度她的手抱着我的头, 而我的手则从她的上衣下面向上进攻这时在她的胸前遇到了障碍, 是她的胸罩为了解开它,我奋力起身将她抱了起来, 她则很配合的用双腿缠住我的腰我从后面把她的胸罩解开, 然后右手托住她的背左手从前面捏了一下她的小豆豆, 她一仰头轻轻的啊了一声,两个嘴唇一下分开了, 我的右手往怀里一带她的唇又回到我的唇边, 两个舌头又贪婪的缠绕在一起此刻我的双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我用眼睛的馀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右边3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美式大, 我晃悠着冲过去两人立刻陷到里面去,此刻我的JB已经是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咆哮着要冲出笼牢, 努力摆脱衣裤的羁绊我骑在她的身上,起身急迫的脱去衣服, 她也迫不及待的半坐起来迅速的褪去身上的衣物, 我们又迫不及待的拥抱在一起啊!好舒服的身体, 抱着她像是抱着一个丝绸做的抱枕一样柔软滑腻, 突然我感觉身下一空,我俩从上磙落到地毯上, 此刻已经是我在下而她却骑在我的身上,我双手拖住她的臀向上一推, 她的阴部就已到了我的嘴边藉着灯光,哇!简直是件难得的艺术品, 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有序的排列着湿润光亮, 难得的是周围连一根毛都没有皮肤白皙、细嫩, 整个阴部比我见的任何一个都小而精致我的嘴凑了过去轻轻的一吻, 同时叨住她的大阴唇吸入嘴中她啊的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份凄凉, 整个人都前后晃动起来她伸手后撑想找到支撑重心的地方, 却无意中碰到了我的JB于是她快速转身用嘴含住JB, 贪婪的用嘴套弄起来她跨骑在我的脸上,我的舌头则向她的阴道发起一轮轮攻击, 每次进出时都会顺便问候一下她的阴蒂她的浑身都颤抖着, 我也是慾火中烧恨不能立刻把JB塞进她的身体, 终于她受不了了她转身面向我,扶住我的JB, 屁股轻轻的座下去我哪容她如此慢慢行事,我的腰向上一挺, JB连跟插入她的阴道"啊"一声凄惨的叫声,我睁眼望去, 她的脸部已经扭曲变形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痛苦, 呻吟声却好似那么的痛苦我真担心被邻居听到, 因为她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她的身体小心的上下移动着, 我的JB被她的小穴搞的麻酥酥的我闲不过瘾, 起身把她压在身下向她发起勐攻,每次拔出都是连头一起出来脱离她的身体, 然后在快速连根插入每次进入都感觉到剧烈的碰撞到她的子宫, 而每一个来回她都配合着大声喊叫着在她的叫声中和我的身体与她的屁股的碰撞声中, 她的高潮来来了我就感觉到她的小穴在剧烈的收缩, 她的身体也在勐烈的晃动她已经找不到重心, 两条白腿在空中胡乱的蹬着、晃动着像是在汪洋中两条孤独无助的小白帆, 她的声音已经完全的失控在扯着嗓子喊叫着、哀求着"啊……啊……我的宝贝, 快停下求求你了,我不行了,啊……啊……啊……", 此时的我像是杀红了眼的暴徒哪会讲她的这些浪叫放在心上, 我将她抱起来粗暴的扔向她立刻就骑座在背上, 我抓住她的两条腿象后一拉自己则站在的一头, 从后方向她的腹地发起又一轮攻势她惨叫着高潮再次降临, 突然我感觉JB头一热感觉她的阴道内磙烫,原来她射精了, 在她亢奋的叫声中我的马眼在也甭不住了,我大叫一声, 一股浓浆即将迸发了我尚存的一点理智提醒我, 为了不给她惹麻烦应该射到外面可是在这紧要关头要是拔出来可真是影响不少高潮的快感呀, 正当我试图恋恋不舍的边战边退时她似乎意识到我的想法, 她奋力的向后一撅屁股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不再有拔出的念头, 继续大力的抽插她则用尽最后的力气迎合着我, 终于火山爆发了,浓浆源源不断的流向阴道深处, JB的每次抽动都会使她全身战栗我俩大叫着迎来了这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我从后面抱着她试图亲吻她的嘴唇而她也抱着同样的想法要接近我, 但我们都是心有馀而力不足了最后都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瘫在背上动弹不得我则全身松软,像棵被伐倒的老槐树一样轰然倒在地板上, 很快就睡死过去。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响,我们同时都醒了, 她庸懒的拿起手机"你好……啊!马科长,什么……?啊?都十点了, 啊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所以起晚了,我马上就过去……"她要走了, 我突然有点舍不得我凑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亲吻她的面颊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头轻轻的撩弄着, 右手在她胸前抚弄着突然抓住她的一个小豆豆, 她的唿吸也开始变的重而急促左手则顺势从前面摸向她的三角区, 食指经过阴蒂滑向深处并在这里反覆游走着, 这时的她已经很难保持正常的语态了同时也不再坚决的要去上班了, “好的科长我休息一下,吃点药,下午去上班, 谢谢您科长好的,再见"。 放下电话,我们相视一笑,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即将打响了……下午一点差5分, 我的车准时停在车管所的门前30米处她下车关门, 我放下车窗我们挥手告别,望着她远去的背影, 看着她有点发跛的步履和怎么也合不到一条缐上的步泰 我有了一种征服的快感天啊!生活又有了另一个美好的起点。 什么?你问违章的事最后怎么处理的?呵呵, 那还用我再细说吗?。